“互聯網思維”?幻覺,不存在的!

“互聯網思維”?幻覺,不存在的!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來源:互聯網與娛樂怪盜團(ID:TMTphantom)

2013年,在本怪盜團(注:當時還不叫怪盜團)私下開設的聊天吐槽搶紅包微信群里,我提了一個有點幼稚的問題:

“現在看來小米手機已經很流行了,但是它為什么不去線下開店呢?它在線上發燒友和宅男群體里這么成功,也該占領線下渠道了吧?”

群里有一位自稱很懂互聯網的投資人大哥(這個人的微信我至今還沒刪),語重心長地教育我:“你這就是沒有互聯網思維的結果。”我支起耳朵等著他接著說,然而他始終沒告訴我“什么是互聯網思維”。他只是翻來覆去的強調:小米絕不應該去線下開設渠道,互聯網時代的線下渠道是毫無價值的,線上粉絲最終會淹沒一起,blah blah...

2015年,我又反復聽到了“互聯網思維”這個詞,這是A股市場最熱門的名詞(現在,最熱門名詞變成了“安全可控”“大數據”“區塊鏈”)。當時市場一致認同的“互聯網思維”雙璧是樂視網、暴風集團。我曾經虛心請教一位同行:為什么樂視網代表了“互聯網思維”?

對方非常自信地說:“因為樂視有粉絲。眾所周知,互聯網思維就是粉絲經濟,對吧?”

(如果是牧瀨紅莉棲聽到上面這段莫名其妙的話,肯定會說:“啊,可憐的凡人。”)

(如果是牧瀨紅莉棲聽到上面這段莫名其妙的話,肯定會說:“啊,可憐的凡人。”)

我還是不懂:“那么,什么是粉絲經濟呢?”

對方耐心地教育我:“所謂粉絲,就是愿意為你花錢的人。”

這可真是讓我大惑不解。我愿意為麥當勞、肯德基花錢,于是我就成了麥當勞、肯德基的粉絲?我愿意為順豐速遞花錢,于是我就算順豐的粉絲啦?“粉絲經濟”=“愿意為你花錢的人的經濟”?這不是同義反復嗎?

直到Oppo、Vivo以線下渠道的絕對優勢擊敗小米,直到樂視網長期停牌、暴風集團全部高管辭職,我仍然沒搞清楚什么是“互聯網思維”。不過,現在也沒有必要搞清楚了。我可以非常確信地說:“互聯網思維”是一個不存在的幻覺,只適用于創業公司忽悠投資人,或者投資人互相忽悠,或者上級忽悠年輕人。

你以為“互聯網思維”是一群西裝革履的人在烏鎮互聯網論壇上大講區塊鏈和共享經濟。

在現實中,快手和拼多多在下沉市場打的風生水起,一個年收入500多億,一個GMV 1萬億,而那些大講“區塊鏈”“共享經濟”“大數據”的人加起來身價也沒它們一半高。

于是你又以為“互聯網思維”是“得屌絲者得天下”,螞蟻淹死大象,下沉市場賽高。

然而,TikTok從一線城市的白領/海龜/名牌大學生用戶起家,在短短三年內席卷所有地區、所有層級,每次春運都能將自己的觸角進一步深入下沉市場。

于是你痛改前非,覺得“互聯網思維”就是短平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起來再說,用一個侵略性極強、極具特色的App吃全場。

然而,B站這個佛系App在不聲不響之中已經擁有1億MAU,發行了全國最賺錢的二次元游戲,在非常不樂意做商業化的情況下,居然還不怎么虧錢。它的答題機制至今仍未取消。

(畢竟我們不是天才少年/少女,可以發明時間機器)

(畢竟我們不是天才少年/少女,可以發明時間機器)

于是你終于領悟了:“互聯網思維”是得年輕人者得天下,誰抓住了90后/Z世代,誰就可以穩獲全場MVP。世界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小孩子的。

然而,你又聽人說/在咨詢報告上看到,小年糕(老年版美圖秀秀)、糖豆相冊(老年版Instagram)的估值飛速上漲,而且拼多多、淘寶均獲得了大量的老年新用戶,更別說這群人是微商的衣食父母了。

于是你覺得腦子一片混亂,還是研究一下細分行業吧,比如游戲。按照“互聯網思維”,當然是渠道為王,CP沒什么前途,對吧?你看騰訊的游戲賣的多好,不就是有微信和QQ嗎。

然而,有人告訴你《明日方舟》在既不走渠道(B站除外)、也不怎么買量(它打的是品宣廣告,不是買量廣告,謝謝)的情況下,首月做出了5億流水。附帶說一句,這是一款沒有IP、不賣肉的二次元游戲。

于是你決定看看直播,這個市場稍微簡單一點。根據“互聯網思維”,在家里看美女主播唱歌、打口哨跪舔的人,肯定都是屌絲宅男,對吧?有錢人早就去夜總會瀟灑了嘛。

然而,當你看到直播間里的“土豪大哥”隨手買了一支十幾萬的火箭,而且一天晚上可以買好幾次的時候,你震驚了。你甚至無法分辨他是真土豪,還是公會找的托兒。

算了,還是看看新生事物吧。知識付費比較有意思,你也經常聽《羅輯思維》、讀知乎鹽選。“互聯網思維”告訴我們,成功的知識付費產品就是販賣焦慮,應該會賣給那些對未來憧憬的奮斗者、上進人,是嗎?

然而,如果你知道絕大部分知識付費是沖動付費,而且PUA(教你怎么泡妞)和“女性自身修煉”(教你怎么釣帥哥)長期位居最受歡迎課程時,你肯定會覺得世界崩壞了。

崩壞了是好事。當你徹底破除對“互聯網思維”的迷信甚至干脆忘記這個詞時,你才終于開始了解互聯網了。真正的互聯網。

“互聯網思維”從一開始就不成立。一個需要反復重新定義、存在多種例外的概念,不可能成立。

(從破除“概念”時起,我們才真的開始做研究)

(從破除“概念”時起,我們才真的開始做研究)

你可以堅持認為得屌絲者得天下,我也可以舉出得土豪/白領者得天下的反例。

你可以堅持認為下沉市場為王,我也可以舉出高端市場消費升級為王的反例。

你可以堅持認為渠道為王,但是內容為王的例子舉都舉不完。

你可以堅持認為互聯網是年輕用戶的天下,我也可以用無數中老年用戶的案例砸死你。

你可以滔滔不絕地談論區塊鏈、共享經濟、大數據、AI,我也可以沉迷于二次元、直播帶貨、私域流量、社交電商。

你可以固執地認為唐家三少代表了網文的最高水平,我也可以告訴你現在的網文都可以參評茅盾文學獎了(真的)。

你很可能是對的。但是我也是對的。有些時候你是錯的,但不意味著我就沒錯。因為互聯網行業不是衡水一中,我們也不是參加考試的學生,卷子上沒有“標準答案”。

中國實在太大、太復雜了。中國的任何一個城市都特別大、特別復雜。即使中國的一個街區都可以復雜到讓你眼花繚亂。就拿我現在住的地方來說吧——附近五百米以內只有一家便利店,卻有三家咖啡館,其中既有Costa也有瑞幸咖啡;茅臺專賣店占據著街邊的顯赫位置,不足一百米外就是沙縣小吃館。走過街角的紅綠燈,你能看到一大片脫離時代的文印店、獎杯店、錦旗店,旁邊就是“XX文創消費基地”,里面有開不下去的網紅小龍蝦飯。

你可以在我家附近調研一下,驗證“互聯網思維”的真相。如果你先走進沙縣小吃,多半會看到幾個餓了么/美團送餐員在如癡如醉地刷快手。你看不到刷TikTok的,因為他們在隔壁的小龍蝦飯店吃飯。你更看不到刷B站的,因為這附近有一個學生常去的永和大王,要調研00后請往那邊走。

沙縣小吃的收銀員會告訴你:本店絕大部分顧客用的是微信支付。但是,不遠處的阿里旗下的新零售試驗店只收支付寶。寫字樓下的瑞幸咖啡門可羅雀,但是外賣打包盒堆積如山。相隔幾十米就是一家高大上的精品咖啡店,喝下午茶的人在打《王者榮耀》自走棋;他的手機配置不夠,玩不了吃雞。

(好消息:現在再爛的手機也可以玩《命運石之門》)

(好消息:現在再爛的手機也可以玩《命運石之門》)

于是你決定出去透透氣。在寫字樓間隙處的“快遞卸貨區”,你看到堆積如山的包裹:淘寶、拼多多、淘寶、拼多多……你問下樓取件的白領:“拼多多不是賣假貨的嗎?”她回了你一個白眼。你又問她現在習慣去哪里買東西,她說:“我沒空理你,因為我要趕緊做完手頭的事,回去看李佳琦直播帶貨。”你發現她的手機殼是《陳情令》的王一博/肖戰CP海報。

別以為上面這段是編的。在我家附近方圓500米內,確實發生著這么多光怪陸離的事情。在做完這一圈調研之后,如果我恰好在家,你可以來我家坐坐。你會發現我家有PS4、Switch、Kindle,以及搭載著Steam的新款游戲本。我還會在讀庫小程序上買實體書。但是我會嚴肅地提醒你:“我甚至不能代表一個細分市場。在全國與我愛好相似可能只有200萬人。”

那些成功的互聯網公司都在做同一件事:做腳踏實地的調研,不要好高騖遠,抓住目標用戶(不論是哪一種用戶),將自身資源稟賦最大化,用頑強的執行力打下去。如果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高層開始沉溺于各種大而無當的概念,張口閉口“終局”“全局”,那多半不是吉兆。投資人也是如此:帶著先入為主理念、不接地氣的人不可能抓住投資機會。

總而言之,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高速發展,正是因為它復雜。既然復雜,就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套路”“理論”“概念”。舉個例子:你在街上看到一個漂亮姑娘,你突然就發現了真愛,你發自內心地想認識她、與她共度一生。這個時候你來問我:“如何設計一套萬無一失的話術,確保我能拿下她、與她訂婚、讓她成為我的孩子他媽?”這不是搞笑嗎?

(當然,在世界線收束的過程中,你老婆終究會成為你老婆,就像《命運石之門》里的桶子無論如何都會結婚生女兒)

(當然,在世界線收束的過程中,你老婆終究會成為你老婆,就像《命運石之門》里的桶子無論如何都會結婚生女兒)

任何人的江山都是打下來的。任何理論都是從實際斗爭中形成的,而不是相反。時至今日,如果有人問我“什么是互聯網思維”“什么造就偉大的互聯網公司”“互聯網的下一個增長點在哪里”這種假大空的問題,我已經提不起興趣討論了。

真正的勇士,每時每刻都在第一線、在日常生活中學習。我們是普通人,應該學的更虛心、更珍惜機會。

猜你喜歡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商務合作· 免責聲明· 技術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東方財經網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信息維權、舉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東方財經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亲朋棋牌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