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和《慶余年》:另類虐劇和爽劇的對決

《鶴唳華亭》海報

《鶴唳華亭》海報

《慶余年》官方劇照

《慶余年》官方劇照

《鶴唳華亭》《慶余年》官方海報

《鶴唳華亭》《慶余年》官方海報

臨近年底,優酷獨播的《鶴唳華亭》和騰訊影業籌備多年的《慶余年》相繼播出,同為男頻網文改編的古裝宮廷劇,兩部劇很難不被放在一起比較。但兩者一個悲情,一個歡快,雖然題材類似,呈現出的精神氣質卻迥然相異。

如果你看過《鶴唳華亭》,一定會對羅晉在里面的哭戲印象深刻。據說羅晉在拍戲時因為劇中人物過分沉重的心理,每天收工回到自己的房間時,都是癱坐在沙發上兩三個小時才緩過神來。原著是個悲情結局,劇雖然在具體情節上改動很大,但人物個性、人物關系還是延續了下來,導演楊文軍也在媒體看片會上透露過這部劇整體還是悲情基調。

前四集的卷軸案層層反轉,后面春闈泄露考題等事件也都歷經數次反轉,但《鶴唳華亭》顯然不是一部爽劇,因為雖然劇情一再反轉,最后無一例外的,太子總是輸家。是非的最終判定權還是掌握在皇帝手中,而在擅用權術的皇帝心中,太子不僅是不被偏愛的那個兒子,也是一枚隨時可以利用的棋子,這是籠罩在太子身上的悲劇性命運。

虐劇的核心指向的是情感關系上的虐。與此相關的概念已經被納入學術研究的范疇,比如在 2014 年發表的文章《網絡“虐戀”小說敘事模式中的女性意識》中,“虐戀”被作為一種敘事方式來解讀,“雖然相愛卻由于某種原因卻互相給對方心理和身體上的傷害,于是展開了一系列的情節糾纏,讓讀者十分痛心”。過往的虐劇大都是根據女頻虐文改編,比如匪我思存作品改編的《來不及說我愛你》《東宮》等,描摹的都是男女關系中的虐戀,《鶴唳華亭》的特別之處在于用現代的眼光審視了皇帝和太子之間的關系。

不得不提的是,《鶴唳華亭》原著是帶有訓誡元素的,訓誡文作為網文的一個分支,其核心在于刻畫父子、兄弟、師徒等關系下雙方的情感互動。當年拍《瑯琊榜》的時候,導演孔笙[微博]根本不知道什么是CP,但這并不妨礙觀眾站梅長蘇和靖王這對CP。現在的古裝劇已經深諳廣大網友愛磕CP的心理,在《鶴唳華亭》里,站太子和顧逢恩這對兄弟CP的不在少數,但全劇最大的CP還是太子和皇帝,畢竟他們才是這場“虐戀情深”的主角,相形之下,女主都顯得可有可無。

最新的一集里,皇上以為太子在阻礙自己收兵權,責罰他書面悔過,甚至去守陵,群臣認為皇上有意廢儲。在此關頭,太子的老師盧世瑜入宮覲見,盧世瑜認為皇上還是記著三年前的仇,再三替太子辯解,還痛訴自己失子往事,提醒皇上不要對太子過于嚴苛。皇上臉上似乎有一絲緩和,但很快又恢復了原來的神情,表示絕不后悔自己的行為。他們的對話恰好被太子聽到,他手中的筆落在地上,面如死灰。隨后,盧世瑜的勸諫激怒了皇上,太子擔心老師受到責罰,跪在地上求父親放老師離開,但當看到蕭定權把老師看得比父親還親,皇上更加不滿。在皇上即將離開時,太子坐在地上哭訴了心中的不安——不知以后該如何當這個儲君,是否爹爹想誅的是臣這顆心?

以上這整段戲都是在刻畫這對父子之間的擰巴關系。其實這種父子設定在古裝宮廷劇里很常見,《鶴唳華亭》只不過放大了當中的沖突——“大郎是兒子,太子是臣子”,皇上又忌憚太子舅舅手中的兵權,他們的情感里因而摻雜了太多權力關系帶來的猜忌和對抗。當邸報事件水落石出之后,皇上看到受傷的太子時也有悔意,剛想和太子說說話,傷心的太子卻擺出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態。

一些評論認為蕭定權這個角色矯揉造作,不能理解為什么要把太子塑造的這么多愁善感,其實,蕭定權這種不夠成熟的心智正是這類網文的基礎設定。一方面,他是一個頭腦冷靜清晰的政治高手,另一方面,他反復無常的就像一個還未長大的孩子,要么在老師的面前哭哭啼啼,要么在皇上面前裝出冷冰冰的樣子,用冷漠掩飾脆弱。他極度渴求得到父親的關愛,同時又對父愛的缺失感到委屈——在這個角色分裂感的把握上,羅晉的表演算得上到位。

不過,網文總有特定的讀者群,改編成劇之后,在男女情愛中能成立的情感模式放在復雜的古代政治環境下,還能不能引發更廣泛的共鳴,則是另外一回事。一個現代的觀眾可能會有的疑惑是,太子為什么要活得這么憋屈?我們當然能理解尋常的父子關系之中也有愛與斗爭,但他可是太子,怎么能和我們一樣?

和《鶴唳華亭》相比,《慶余年》是一個更為典型的男頻IP。雖然現在只播出了十集,但根據貓膩的原著可以一窺劇情走向,小說的明線即為主角范閑二世為人的主要經歷,依賴其穿越者母親的遺澤,運用自己的經驗和計謀逐漸在江湖和朝堂上站穩腳跟,同時揭開了母親的真正死因,最終為母報仇。

男頻IP的核心是事業線,范閑的主要困境也是在事業上,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控,同時在皇帝、太子、二皇子、三方勢力操縱之下。劇情發展到現在,雖然已經看到了母親當年留下的碑文,但范閑還是一個自覺“只想混吃等死”的等閑之輩,還在等待一個觸發事件將他喚醒。按照此類故事的一般套路,后面的劇情也許是范閑身邊親友成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在外界境況的推動下,他爆發出了此前沒有的意志和力量,從此走上改變世界的道路。

這正是男頻爽文的經典模式。主角從小人物一路過關斬將干掉終極大BOSS,沒有完不成的任務,而此種模式最被詬病之處也正是主角的無所不能。

《慶余年》的主角范閑是一個擁有現代人靈魂的古代人,從孩童時期開始就無所不知,在師傅的訓練之下,又練就了霸道真氣和百毒不侵的能力,更有一副伶俐的好口才,斗嘴斗武都不落下風。在感情上,范閑一見鐘情的“雞腿姑娘”剛好是皇帝給他安排的訂婚對象,家庭關系上,他雖然是私生子,但輕而易舉就在情感上拉攏了后媽和弟弟,妹妹范若若更是范閑的頭號迷妹。在一部古裝宮廷劇里,這樣過于超能力的設定不禁讓人擔心,主角光環會不會過于強大了一點?

在現代部分的介紹當中,我們看到,《慶余年》要講的故事是“現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主題是“假如生命再活一次”。但到目前為止,這種碰撞還是輕飄飄的,在第四集中我們可以看到,范閑不想讓家里的下人伺候自己,先是講了一套生而為人的平等理論,發現他們嚇壞了之后,范閑很快用古人能理解的簡單粗暴的方式命令下人退下,這個細節顯示,范閑的現代意識在和封建皇權下的文化體制碰撞時并未產生什么掙扎。一切過于順理成章,就導致男主目前的戲都有些平淡。

《慶余年》的特別之處在于,在常規路數之外,人物塑造非常生動,對白有著幽默詼諧的風格。比如滕子荊決定回來追隨范閑時兩人間的那段對話,像極了相聲里面的橋段。編劇非常擅長寫這種小的戲劇片段,一來一往之間給人一種主角在一本正經搞笑的感覺,相聲演員郭麒麟[微博]的加入與這部劇的氛圍相得益彰,成為目前最出彩的角色之一。此外,貪財但愛女兒的王啟年、勇于追求真愛的林婉兒、看上去頗有魏晉風度實則心狠手辣的慶帝……這些人物都有自己的色彩。另一方面,通過戲謔的對話、配樂所營造出的脫離時代的荒誕感,也讓人似乎可以接受劇本設定的某些不合理之處。

總體而言,《鶴唳華亭》和《慶余年》兩部劇的路數截然不同,也都有各自的創新之處。在最近兩年的古裝劇里,虐劇和爽劇兩種模式都有成功案例,前者如《東宮》,后者如《延禧攻略》,它們的成功也都契合了某種社會心理。我們在虐劇里看到親密關系里的迂回試探和悲劇的宿命,表面上是沒事兒找虐,其實是從極致的痛苦中獲得快感;我們也在爽劇里體會無障礙升級打怪帶來的爽感,這能釋放都市人在工作和社交關系中累積的壓力,滿足我們那些只能yy的幻想。

《鶴唳華亭》和《慶余年》可以算作這兩種模式在男頻劇里的產物,在男頻IP改編此前鮮有爆款的背景下,兩者的比拼因此值得觀望。目前《鶴唳華亭》在豆瓣的評分是7.5,剛開播不久的《慶余年》高達8.0分。這當然不是最終的成績,李現[微博]主演的《劍王朝》也即將加入這場年末觀眾爭奪戰。

觀眾的口味、時代的情緒總是不停在變化,誰能更受這屆網友青睞?結果將是值得玩味的。

猜你喜歡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商務合作· 免責聲明· 技術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東方財經網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信息維權、舉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東方財經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亲朋棋牌官网登录